移民后,在澳洲长大的华人(ABC),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呢?

周围有不少人说要移民,声称是"一切为了孩子的发展".但是,真正移民后,在澳洲长大的华人(俗称ABC),到底过的是怎样的生活呢?这样的生活,到底符不符合想要移民的父母的真正期望呢?ABC们是在中澳文化的夹缝中求生存,还是在澳洲文化里如鱼得水?他们是"永远的外国人",还是成为了"新澳洲人"?……带着这些有趣的问题,澳特慢(微信号:aozhoukid)今天带你走近澳洲ABC(Australian-born Chinese)的独特世界!

 

口述者一:

关于"我的身份"(Identity)

如果有人问起我的国籍,我是一个"亚裔澳洲人";如果有人继续深究我的身份的话,我会说我是华人(Chinese)。

 

事实上,很少人会说"华裔澳洲人";每次我读到"华籍澳洲人"(Chinese Australian)的时候,都觉得特别奇怪,因为这样的说法实在太少了。而且,只有非常少的人会说"ABC"(在澳洲出生的中国人)……只有中国人才用这个词。

 

我和我的朋友通常把自己视为"亚裔澳洲人"(Asian Australians),因为我们的学校就是这么教育我们的;在幼儿园,我得知有很多种族分类,所以,所有的档案都会问我是否是"亚洲人",而不是问我是不是"中国人"……那些特意叫自己为"中国人"的组织,通常指的是从小在中国长大的那种。

 

和大多数去过中国的朋友一样,我在澳洲的时候想念中国,但在中国的时候也会想念澳洲。我总是觉得自己错过了很多事情:当和我同龄的中国朋友用中文开玩笑或是争吵的时候,我觉得自己就像哑巴一样;但当我回到澳洲,那种文化上的冲击有时也会让我难受。所以,当一个"亚裔澳洲人"十分复杂;不是每个ABC都可以转换好自己在中澳两国的身份,否则这两个身份就会一直在我心中矛盾纠结着。

 

口述者二:

关于"中文"(Chinese)

我的大部分亚裔澳洲朋友都会去中文学校学习中文。中文学校在普通学校的系统外,通常是由当地的社区组织起来的,一周只需要在周六或者周日上几个小时的课就可以;中学时,中文可以被选为第二外语进行学习。

 

我的很多朋友都只能用不标准的发音说一些基本的中文,不过这些对于他们和家中长辈之间的日常生活交流已经足够了;不过,我的一些朋友虽然普通话不太顺溜,但是他们在家能说广东话或是上海话等方言,这倒是有些让人出乎意料。总的来说,他们的父母都会对他们讲中文,然后他们用英文回复;有的时候,父母也会用英文或者中英夹杂着回复。

 

口述者三:

关于"教育"(Education)

就像你预料的那样,我学到的大部分内容都是和澳洲相关的:我能唱出澳洲的国歌,却无法唱出中国的;我知道澳洲和欧洲的历史,并且知道很多,却不了解中国的历史……

 

在读高中时,我进了一所私立中学。尽管我在公立高中的朋友们每天也有1至2小时的作业要做,我却要花上2至3个小时来完成每天的作业,而且还必须有每天2小时的阅读时间。我们的课堂主要以讨论为主,然后回家通过研究讨论的课题继续学习;我们讨论的课题覆盖面很广,比如讨论"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里对英国经济状况的评价".

 

在学校外,我还在一个剧院演出,在男子排球队打球,和别人共同编辑我们学校的文学艺术杂志,并且还带领一个机器人学的队伍……听起来我好像拥有典型"亚裔澳洲人"的拼搏精神,但是我做这些事情完全是因为他们带给我的乐趣。

 

口述者四:

关于"家庭经济状况"(Income)

在我很小的时候,家里的经济状况很不好,家庭的收入水平已经快要达到澳洲的贫困线……因此,当时我家所有的家具(包括我的玩具)要么是由别人捐赠的,要么是我们买的二手货;在学校,我还可以吃到免费的午餐。不过虽然如此,我们远比在中国的亲戚朋友们要富有。

 

这么多年来,在我爸找工作的过程中,我们一共搬了16次家,几乎把全澳各地都去过了。现在,我们已经进入了澳洲的中高产阶级的社会,我爸妈和我不仅有着高薪的工作,我们还有一套抵押的房子;我们能买得起大多数我们想要的东西,不过并没有很多人们在杂志上能看到的那些奢侈品。

 

总的来说,澳洲的收入爬升速度虽然缓慢,但是稳定。

 

口述者五:

关于"父母"(Parents)

我的父母现在都是澳洲公民,他们不仅很适应澳洲的生活方式,而且甚至已经在护照上改了合法的英文名字。但是他们在家里基本只说中文、只做中国菜、只看中国电视……而且,他们在澳洲所有的朋友都是中国人。他们会很关心澳洲对当地华人的政策;每当奥运会时,他们只为中国加油,而不像我们会为澳洲和中国两国一起加油!

他们总是非常想念中国,因为那意味着他们可以自由自在地和自己的亲朋好友在一起;他们总是为自己是中国人而感到骄傲,但是又很高兴自己成了澳洲人……所以我说他们真的非常纠结!

 

口述者六:

关于"社交情况"(Social Life)

放眼一看,我在Facebook上的朋友,一半都是"亚裔澳洲人".

 

在自己长大的路上,我的大多数朋友都不会说中文,这并不是我自己选择的。我上过的学校里,中国学生非常少,一半的同学是白人,剩下的则是中东人或是来自亚洲其他国家的人。在高中,我第一次有了一群华人朋友,但他们并不经常和我的那些非亚洲人的朋友们一起出去聚会玩乐。

关注一下我好不好?


微信号:aozhoukid

联系邮箱:lolo@tigtag.com

Copyright © 20012-2016 澳洲家居网 www.JiaJu.com.au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
           澳洲家居网 您的澳洲生活好帮手! Email: OZJiaJu@gmail.com

澳洲家居网  澳洲家居网  旺运堂  南半球易经学校   澳洲卖地 澳洲买地   澳大利亚风水大师旺运哥   澳洲风水大师旺运哥   南半球澳洲风水   澳洲风水大师旺运哥   Honey Direct -Delivery Australian Premium Honey to you Direct from the Beepkeeper   澳洲风水豪宅   Harden's Own Honey  Watson and son Premium Manuka Honey